• [文摘] 经济自由与刑法理性:经济刑法的范围界定

  • 发布时间: 2015-03-29

  • 经济自由与刑法理性:经济刑法的范围界定

    刑法对任何行为的惩罚都要有正当化根据,要坚持犯罪犯的基本原则。当今世界不少国家,“刑法的泛化”成为一个普遍性的法律现象。我国经济刑法也明显存在调整范围过度的现象,体现为:1、有些罪名带有浓厚的制度转型色彩,难以符合市场经济本质和我国未来市场经济基础发展方向;2、实践将大量民间金融行为视为“灰色经济”,纳入刑法范围,导致刑法调整对象的不适当;3、立法大量设置不确定条款,为经济刑法扩张提供了法律依据;4、刑法大量设置行为犯,司法解释将不少犯罪解释为行为犯,导致刑罚范围的不适当扩大。传统刑法理论认为经济犯罪的客体是国家经济秩序,这种理解难以符合市场经济本质和前行方向,容易引起经济刑法处罚范围的不当扩大。经济犯罪是市场主体滥用经济自由而导致对其他平等主体或社会、国家公共利益的伤害(危险),对其法益要从实质上解释,形式上只是违反特定经济制度或秩序,不产生具体法益侵害的行为,应由经济行政法调整,不宜纳入刑法范围。经济刑法范围的确立,必须坚持“可责性原则”和“犯罪最小化原则”。当前我国经济犯罪的司法认定要强调“伤害原则”(法益侵害原则)、“犯罪最小化原则”,重视刑法解释方法的运用,以限缩经济刑法的处罚范围。

    (参见武汉大学法学院何荣功副教授发表《经济自由与刑法理性:经济刑法的范围界定》一文,载《法律科学》2014年第3期,第44-55页。)

    整理人:郑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