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皇玉] 台湾地区法人刑事责任问题研究

  • 发布时间: 2015-03-11

  • 作者:王皇玉

    在刑事法领域中,法人是否有犯罪能力,素有争议。台湾地区刑法理论对于法人犯罪及其刑事责任采取保留立场,认为只有在例外规定时,才可以对法人加以处罚。但也有学者认为可以另辟蹊径,解决法人的刑事责任问题。例如,韩忠谟教授否认法人具有犯罪能力;林山田教授认为,法人在刑法上并不能成为适格的行为人;苏俊雄教授认为,法人及团体欠缺自然意义的行为能力,但法人刑事责任理论的发展趋势是:一方面将传统仅适用于具有自由意志之自然人的责任刑法思想加以扩充,另一方面就社会公共福利与安全相关事项对法人课以社会信赖的期待,法人应善尽有效防止违法及犯罪因素产生的责任;蔡墩铭教授认为,普通刑法上的责任非难具有伦理性,法人缺乏伦理主体性,故不可令其负刑事责任;但行政刑法上的责任非难伦理色彩淡薄,只要有违反行政之违法状态就应受非难,故应该承认法人可以作为犯罪主体。

    台湾地区刑事立法对于法人犯罪行为的处罚模式,较常惯用“转嫁模式”,即虽然肯定法人可以作为犯罪主体,但强调法人在事实上没有负担自由刑之责任,只是出于形势政策的考虑,将应对公司处以自由刑之规定转嫁于公司负责人之自然人,由公司负责人代为受罚。从中可以看出,台湾地区实务见解认为犯罪主体与刑罚主体为法人,但是自由刑的受罚主体必须借由转嫁方式由自然人承受。

    以“组织缺陷”理论为基础,可以重构台湾地区法人刑事责任理论。组织缺陷,简单来说就是企业内部的管控失灵。企业、公司或法人团体在经营事业的过程中,如果没有采取预防措施,或是对于组织成员与事业运作过程中所必须执行与建构的选任、监督、管理、控制等义务,有意或疏忽不履行,并造成损害的话,均应要由法人承担刑事责任,这也是法人所应承担的社会责任。

    组织缺陷理论为法人应当承担刑事责任提供了理论支持。在具体形式上,作者认为首先应当将转嫁处罚模式改成双罚模式。即要结合个人责任与法人责任,对于犯罪行为同时追究负责人刑责与法人刑责。也就是说,法人犯罪的刑事责任应该与负责人犯罪的刑事责任加以区分并分别认定。负责人的责任基础应该维持在个人责任的范围内,针对负责人对法益侵害的结果或是不履行义务,是否具有故意或过失加以认定;法人要承担的是组织责任,其刑事责任的基础是建立在法人经营事业时的独特不法内涵上,即故意制造或放任组织缺陷。造成法益侵害的结果。其次,要有效遏制企业违法,应当向法国学习,扩充对法人的刑罚种类,除了金钱惩罚之外,可以增加如命令法人健全内部制度、或切实遵循相关法规命令等。

    文章来源(参见王皇玉,《法人刑事责任之研究》,载《辅仁法学》,201312月第46期。)(整理人:马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