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淑瑜] 台湾经济犯罪之事实认定与证据取舍

  • 发布时间: 2015-03-11

  • 作者:曾淑瑜

    一、专门监视机关

    鉴于经济犯罪之专门性及事件内容之复杂性,并为了维持公正之经济市场,各国在行政阶层上均设置专门之监视机关,赋予独立之权限,除监视日常经济市场外,且负责指导、监督企业之经济活动。其主要之任务在于定期检查公开发行公司、监视证券市场、统计市场证券买卖情形、查核上市公司财务报表,及调查行政违法事件等。台湾仿美国SEC组织,于民国92年设立了行政院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金管会)。

    为达到监视之功效,监视机关通常会采取下列二种方法:第一,强制公开发行公司资讯开示。因监视机关情报搜集能力、调查能力有其界限,须仰赖公开发行公司提供其经济活动必要之资讯,使监视机关早期发现异常现象;第二,鼓励公司治理,以补监视机关人力、资源之不足。

    基于专门监视机关之职责,监视机关可告发、调查并分别移送检察官侦查或为行政处分,故目前认有经济犯罪嫌疑者,实务上即由主管机关告发。同样地,其他保险市场或金融银行市场若有异常情事,金管会所属保险局或银行局亦会函送司法机关侦辨。前述检举或告发方式通常以书面方式为之。

    二、侦查

    经济犯罪之侦查不同于一般刑事案件,在经济犯罪中则必须以人查案,以人为出发点,了解有哪些人可能参与财报不实、资产掏空等行为,二者侦查模式不同。侦查方式有所谓任意侦查及强制侦查二种,二者系以相对人是否自愿配合为标准。二者之运用,通常是任意侦查在先,强制侦查在后,任意侦查无效果,才会施以强制侦查手段。经济犯罪中,侦查机关也会先发动任意侦查。

    经济犯罪物证之种类主要有三,一为公司资金使用或流向有关之证物;二为与公司资产持有状态有关之证物;三为公司内部执行业务有关之意思决定过程与涉嫌人有关之物证。应注意的是,向金融机关调阅交易资料,逐一清查各中间人头户之资金流向,证实资金最后流回至被告或其关系人之账户,以证实其与不法行为之关联性,相当重要。

    三、裁判

    经济犯罪之裁判,应注意:1、善用并充实准备程序,应将案件之争执事项与不争执事项列出,而使审、检、辩能于审判期日专注于双方所争执之事项外,更应对证据能力暨证据调查之申请、范围、次序、方法于准备程序中先行表示意见,以免审理期日又再度事后争执而浪费诉讼资源。2建立层次感之证据认知,须透过证据法则之逻辑适用,始能客观地得出证据认知与形成判决,换言之,法院面对林林总总之证据资料时,必须践行证据提出调查方法证据认知,始能形成法院自身之心证确信。3、重视专家鉴定或咨询,如果能将相关财务报表、会计账册等书证资料交由具备客观、专业独立之专业鉴识机构或人员予以分析、鉴定,则此鉴定证据将可提供法院个案判断是否与犯罪构成要件该当。此外,法院在言词辩论时亦可传唤有关专业鉴识人员,经由交互诘问,弥补法院专业之不足。

    四、证据取舍

    证据取舍攸关犯罪事实之认定,在具体案件中,关于行为人主观上不法之目的如何证明,又有关机关所出具之文书在证据法之地位上究属何种证据,其证据能力有无如何论断,均须在判决内明确指出,缜密适用。例如,连续买卖禁止之目的系在使有价证券之价格能在自由市场正常供需环境下产生,避免遭受特定人操控,以维护投资大众利益。故必须行为人主观上有影响或操控股票市场行情之意图,客观上有对于某种有价证券连续以高价买入或低价卖出之行为,始克成立,惟影响股票市场价格之因素甚多,纵有连续多日以高价买入或低价卖出之异常交易情形,亦未必绝对系出于故意炒作所致。若行为人纯系基于经济性因素判断,自认有利可图,而有连续高价买入股票之行为,纵因而获有利益,或造成股票价格上涨之情形,若无积极证据证明行为人主观上有故意操纵或炒作股票价格之意图,仍不能依照证券交易法第155条第1项第4款规定论科。

    文章来源(参见曾淑瑜:《经济犯罪之事实认定与证据取舍——兼论财务报表虚伪隐匿之处罚》,载《台湾法学杂志》,20123月第196期,第6283页。)(整理人:陈攀)